【撰文/Christa Larwood;攝影Philip Lee Harvey;譯/陳榮彬】

 

 

15世紀時,印加帝國應該動員了成千上萬的人力,才足以將馬丘比丘建設完成。

 

街頭美食之旅首選:利馬(Lima)

 

清晨5點,破曉前的藍色天光冷冷地灑在寂靜的利馬街頭。儘管這會兒時間還早,城南市郊凱旋瑪麗亞鎮(Villa Maria del Triunfo)的漁市(Terminal Pesquero)裡已經是一片喧囂了。

 

裝滿漁獲的大塑膠箱被丟在地上,發出了沉甸甸的聲響,夾雜著鏟起冰塊的聲音。鐵皮屋頂下,迴響著魚販們誇耀自家漁獲的叫賣聲,各式各樣的海產在日光燈照耀下閃著光芒。身上帶著黃色條紋的鮪魚,杏仁色魚鱗的鱸魚,以及從亞馬遜河裡撈來的紅腹食人魚,牠們的尖齒外凸,看來兇猛異常;拳頭大小的海葵魚身上長滿觸手,像壘球似的被一顆顆堆在攤上;桶子裡塞滿了紫色螃蟹,有些還在揮舞著小小的蟹爪。

 

這裡是利馬規模最大的漁市場,大卡車把自太平洋與內陸河裡撈到的新鮮漁獲載來後,便停靠在市場牆邊。這個鬧哄哄的市場絕對稱不上華麗,但供應的海產卻引爆了世界各地的美食革命,從倫敦到巴黎,從紐約到香港,祕魯的街頭美食成了潮食之一,其中最受歡迎的,就是「檸汁醃生魚」(編按1)。

 

然而在利馬這裡,就算是大餐廳老闆,也必須跟家庭主婦擠在一起搶購漁獲,偶爾擋住了推著一桶桶鮭魚或章魚經過的小販,還會被大聲吆喝「借過!」

 

璜.黑蘇.丘奎柯達.庫巴斯(Juan Jesus Choquecota Cubas)正以專家的銳利眼光緊盯著「去骨間」裡的作業:那是個位於市場邊的玻璃隔間工作站,許多頭戴白帽的工作人員在裡頭熟練的將魚剖腹切片。璜是第三代魚販,協助團隊每天完成六噸漁獲的手工去骨切片作業,這數量著實驚人。「我熱愛這份工作,」他用紙巾擦拭沾滿魚腥味的手,一邊接著說,「對祕魯美食產業有所貢獻讓我感到驕傲。」

 

 

海鮮是祕魯街頭美食的靈魂。

 

來到離市中心不遠的聖米蓋爾區(San Miguel),我們看到被一大片白色帳棚遮蔽著的聖米蓋爾市場(Mercado di San Miguel):在這個每周開張一次的市場裡,舉目所及都是當地最棒的家常菜。每位廚師都是在市政廳舉辦的年度競賽中脫穎而出,獲得整年擺攤殊榮。57歲的歐蘿拉.普拉森席亞(Aurora Placencia)便創下三度奪冠的紀錄,她把曾得獎的「檸汁醃生魚」擺在盤子裡,用新鮮萊姆片裝飾。她說,「沒有人比我厲害。」驕傲的咧嘴一笑,露出金牙。

 

很快的,攤子上已經擺滿各種在全世界餐廳裡都吃得到的祕魯菜餚:燉章魚、用「柑橘醬汁」(tigre de leche)醃過的鱸魚,或是熱騰騰的豬肚。除此之外,還有更具異國風味的祕魯名菜,像是雞血湯,以及烤天竺鼠(cuy)。

 

到了中午,到附近購物中心血拼的顧客湧入市場。朵莉絲.布拉沃(Doris Bravo)獻上她的拿手好菜:砂鍋烤天竺鼠。她說,「能夠讓顧客吃到我們的家族菜餚,真是深感榮幸。我覺得城裡最棒的食物都在這裡了。」

 

考古之旅首選:馬丘比丘古城 (Machu Picchu)

 

1911年的某一天,天氣又熱又乾,大學教授海朗.賓漢(Hiram Bingham)手持開山刀,在無垠的森林不斷劈砍躲藏了許多蛇的矮樹叢,最後從聖谷上方的山腰走出來。出現在他眼前的,是被藤蔓覆蓋住的印加古城,馬丘比丘遺跡。

 

如今,想要前往古城的人不用那麼辛苦了。早上剛過6點半,第一班從鄰近熱水鎮(Aguas Calientes)開出來的巴士就已經抵達,只見車頭燈在破曉前的黑暗天色中閃耀著。睡眼惺忪的遊客下車後便開始往山上跋涉,這一路上,不時冒出一個個疲累的健行者與他們會合,這些人已經在周遭山區的印加古道(Inca Trail)上走了三天。在印加帝國的克丘亞語裡面,「馬丘比丘」意指「古老的山脈」。

 

旅客在巨大古城旁邊的蜿蜒森林小徑中有說有笑,然而,正當他們彎過一個轉角,準備從一道古老的階梯往上走時,所有人突然靜了下來。

 

 

馬丘比丘古城的大殿長滿了綠草,其左側為祭祀區,右側則為住宅區。

 

在他們眼前伸展開來的,是迷宮般的石頭古城遺跡,原有的廟宇、房舍與工坊都沒了屋頂,看來凌亂不堪。古城坐落在一個高聳的山脊上,兩側都是被綠草覆蓋的梯田狀山坡地,地勢驟降,往下幾百公尺處就是山谷底部。高聳在古城後方的是瓦納比丘山(Wayna Picchu),圓圓的山頭被綠葉覆蓋,被縷縷白雲包圍。突然間,日出將山峰映照得光芒四射,金色光線緩緩移動,就像溫熱的蜂蜜從山腰往下流,旅客將這奇景盡收眼底。

 

海朗.賓漢並非第一個發現古城的人──當初是由幾個當地農夫擔任嚮導,帶領他找到此處,古城邊緣也有幾戶克丘亞族住家,但卻是因為他,讓世界各國開始注意這個已經被遺忘了幾百年的地區。經過幾十年的考古研究與工藝品分析(賓漢偷偷帶回耶魯大學的四萬五千件古物,經法院判決後,於2012年還給了祕魯),世人才知道馬丘比丘是個曾有至少五百個人居住的印加古城,居民於16世紀中葉棄城而去。

 

為什麼會在這偏遠的高處建城?工法是什麼?居民又為何要在建城約一百年後棄城而去?因為天花、瘧疾?或是為了躲避西班牙征服者?不少人提出理論試圖解釋,卻始終無法確認真相到底為何。

 

羅貝托.卡華(Roberto Ccahua)與他的考古團隊嘗試解開這些謎團。他們在古城主要遺址下方的台地上一邊挖土,一邊過濾,像往常一樣慢慢地,有條不紊地探掘面積廣達三萬公頃的古城。「這工作急不得,」羅貝托說,「我把研究古城當作為自己的祖母執行外科手術般小心謹慎,避免造成傷害。有誰會想要傷害自己的祖母?」

 

他露出微笑, 眼睛皺成一團,然後前往下一個工作地點,他們正徒手把雜草從一堵乾砌牆上拔下來,煞費苦心。山脊包圍著台地的側邊,往下延伸,直到消失在森林裡,林中綠樹如茵,藤蔓叢生。在林子裡才走一小段路,就再也看不到任何古蹟,全淹沒在如屏幕般的濃密叢林中─-我想,那邊一定還有更多年代久遠的祕密。

 

1 編按:ceviche,將魚肉或蝦蟹貝類切成小塊,用萊姆、檸檬或橙橘汁液浸泡,再加入切碎的香菜、辣椒、洋蔥與海鹽。

 

【更多祕魯以及南美洲的經典體驗,請參閱《孤獨星球》Issue33(2014年7月號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