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王迦嵐】

 

 

繽紛的山女孩為山林增添許多色彩。(林和樂 攝)

 

登山,看似很「 Man」的戶外活動,曾經真的全是男人的版圖。在登山歷史中,十九世紀的女性登山史不過寥寥數則:最早的紀錄為1799年的帕門特(Parminter),她是第一位攀登阿爾卑斯山脈的女性;爾後於1808年,法國人瑪麗亞.巴拉迪斯(Marie Paradis)成功登上白朗峰(Mont Blanc),那個年代,她們是穿裙子登山的。

 

即使到了二十世紀上半,女性登山家的紀錄仍然沒有增加多少,直到男性同胞紐西蘭人艾德蒙希拉里(Edmund Hillary)、與他的嚮導尼泊爾人丹增諾蓋(Tenzing Norgay)於 1953年登上世界最高峰聖母峰的 22年後,第一位女性登山家日本人田部井淳子才踏上同樣的海拔;美國人理察貝斯(Richard Bass)於 1985年成為世界第一位完成攀登七頂峰(注1)的男性, 7年後田部井淳子才完成相同的成就。不管是哪座山,登頂的男性總是比女性多;登山,是很「Man」沒錯。

 

女性登山之所以起步這麼晚,除了男女在體能與身體構造天生不同外,世俗的眼光也是原因之一。田部井淳子在努力完成攀登聖母峰的夢想時,耳邊聽到的不是鼓勵,而是對她「拋夫棄子野女人行徑」的質疑,在那樣的年代,女性向舊傳統觀念挑戰或許並不比攀登聖母峰容易。那時,普遍認為戶外活動並不是女性該去的地方,而真正顛覆這種觀念的女性仍是少數,不過這幾年來已經漸漸改變,女性意識的抬頭與女性渴望回歸自然、探索世界、挑戰極限的夢想,也瀰漫在戶外生活中。

 

女性喜愛戶外活動的狂熱並不亞於男性,近年來,靠著驚人的毅力與自我鍛鍊,以及女性登山裝備技術的進步,越來越多女登山家們完成了「偉大又瘋狂」的登山計畫,並締造了許多世界第一的紀錄。最近打破的一項登山界金氏世界紀錄者,為 2012年尼泊爾女登山家、雪巴人齊芙琳(Chhurim Sherpa)於一個星期內連續兩次成功攀登聖母峰;而台灣的女性登山家江秀真,於2009年時,隨歐都納遠征隊以 3年的時間完登七頂峰,在此之前,她已經完成聖母峰南側與北側的攀登,成為世界上首位有著這樣紀錄的女性登山家。登山,已經從很「 Man」的活動轉為「Mankind」。

 

除了登山風潮使女性在高山上開始締造紀錄外,較低海拔的山林中,另一種回歸到女性「愛美」的潮流也開始蔓延,其中最明顯的,就是日本的「山女孩」(Yama girl)。「山女孩」大約是在 2009年開始出現的,主要是指喜愛親近自然的時尚女性。擺脫以往登山穿著總是給人單調俗氣的老套印象,山女孩運用繽紛的機能緊身褲,搭配活潑的登山裙及保暖襪套,將全身上下打扮得亮麗,在看似東拼西湊的衣物中展現了奇妙又和諧的有型。

 

山女孩裝備不是只有好看而已,還兼顧了機能性,讓登山活動結合 Fashion(時髦)與Function(功能),變得 FUN-action(有趣)。這可能是百年前女登山家換下裙裝、改穿長褲登山時,完全想不到的狀況。打破時髦女性不上山的觀念,女孩在山上也可以當美女,這一身的裝扮不但讓女孩們可以穿著逛街、也可以漫走在山林中,互相欣賞與學習其他山女孩的打扮、而變成一種流行;因為有趣,吸引許多以前從未想要親近自然的女生開始踏出城市。

 

不管是時代變遷喚醒了女性對戶外活動的熱情、或是女性將愛美的元素帶到山上,這都讓越來越多女性開始涉足山野。但女人終究是女人,在野外中,還是會面臨許多不便;齊芙琳便曾在連續兩次攀登聖母峰後說:「攀登高山對女性來說非常困難,因為山上並沒有廁所。」

 

身為一個女性,我深深明白齊芙琳的意思,要我們在荒郊野外像男性能自在的脫掉褲子上廁所?就算爬遍地球上的山也絕對辦不到!就我自己登山的經驗來說,生理上的問題如上廁所不方便、生理期時戰鬥力大幅降低、好幾天無法洗頭洗澡、還會被毒辣的太陽曬出黑斑,感覺十分不適外;在山屋中男女一大窩共處一室,吃大鍋飯要眼明手快搶得過快食男生,睡覺前換衣不便、睡時還要聽打呼交響曲難以入眠等,這些問題都是永遠的困擾。

 

除此之外,上了山就「男女不分」了,有時候被當成男生,被期望要像男生一樣勇猛,但這怎麼可能?體力上來說,男生花三分力、但女生卻要花三十分力,從訓練自我上高山的那一刻起,就必須要繃緊神經、不能懈怠,面臨的困難如負重、上危險地形、攀繩等耗費體力的過程,有時嚇得花容失色淚珠漣漣、或是全身發抖驚聲尖叫,但在山上,一切問題還是得自己克服。儘管如此,許多女性還是老往山上跑,放棄在家裡當嬌嬌女,樂於當個自虐的放山雞,包括我。

 

登山對我來說除了追求成就感外,已漸漸成為一種生活方式的追尋;在荒野中,體能漸漸增強,心理也產生了變化。美國國家公園之父約翰.繆爾說:「只要我活著,我將一直聽瀑布、鳥兒、風兒的歌唱,我將去認識冰川、野外花園,近可能的親近世界之心。」暫時遠離文明是一種休息、也是一種新生,在大自然的懷抱中,白日仰看寬闊的天、飛舞雲海、或是蒸潤霧氣,晚間有星宿陪伴、銀河流動、或是四周窺伺的野生動物,在這樣規律的脈動起伏中,彷彿聽見山林間的輕柔細語在鼓勵著我,學會用心去體會。

 

《漫走,在熊的國度裡》的作者林滿秋說:「健行更是一種沉思,一種磨練,也是一種心靈的沉澱。」女性登山的所面臨的困擾雖然永遠存在,但心情上卻可以靠著山林給予的洗禮與撫慰克服,這股力量驅使我一直往山林中前進,並且樂此不疲。

 

1作者注七頂峰為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,為亞洲聖母峰( 8,844公尺)、歐洲厄爾布魯士峰( 5,642公尺)、北美洲麥金利峰( 6,194公尺)、南美洲阿空加瓜山(6,962公尺)、非洲吉力馬札羅山( 5,893公尺)、大洋洲查亞峰( 4,884公尺)、南極洲文森山( 4,892公尺)。

 

※ 延伸閱讀:
‧ 最易親近的百岳:合歡群峰

 

完整內容請見《孤獨星球Issue21(2013年7月號)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