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華華;攝影/林育德】

 

 

由於地形特殊,頭社盆地經常籠罩在雲霧繚繞的茫茫之中。

 

ROUTE 3神的眷顧

活盆地→地利人和村(台16線)→潭南村→伊達邵→水社遊客中心

長度:★★★★★ 約 50 公里

坡度:★★★★★ 有數個髮夾彎及陡坡

時間:約 250 分鐘

注意:不要逞強,別說孤獨星球沒警告你。

 

離開頭社村,重新接上台 21 線。我在台 21 線及台 21 甲交界處略做休息並梳洗一番2,接著嘆了口氣,問我的新嚮導嘉隆:「為什麼我們不能往東走台 21 甲,接回環湖公路呢?」「因為這樣很無聊。」他吹著口哨,輕鬆跨上單車,「妳不是說要探訪祕境嗎?走啦,我帶妳騎點不一樣的!」

李嘉隆,是沒當店長就要結婚的捷安特店員,我看著他全身專業裝備,以及車衣掩蓋不住的三頭肌,心想他真是找對工作了。我不太情願地跨上單車,腦子裡只祈求這趟採訪結束後大腿可別長肌肉,便一路跟著他往南騎去。嘉隆說,環潭環久了雙眼會對美景麻痺,因此特別帶我走不同路線來轉換一下心情。

沿著台 21 線往南騎大約十公里,一路順暢的下坡讓我又喜又怕,天知道先甘後苦的我稍後得付出多大氣力來爬坡?騎到台21 線的盡頭會遇上 T 字路口,左轉接台 16線,並開始一段約兩百公尺的共路,此處砂石車眾多,務必小心騎乘。這時的我們已經一路「嚕」到谷底,沿岸盡是河谷風光,有種徹底離開日月潭之感。

道路平坦寬敞,我們沿著濁水溪,往上游前進,此處路段平坦和緩,不知不覺就騎了三、四公里,眼前出現一座紅橋,靠右騎從橋下鑽過去,接上回到日月潭的產業道路。

一上產業道路我就心知不妙,驚恐地調整變速器,告訴自己該來的還是會來。周圍風景瞬間變換,從遼闊的河谷轉變成林蔭蒼蒼。嘉隆說這段爬坡整整有十公里,沿路指標可讓我心裡有個底。我邊騎邊慶幸自己租單車時有花錢選擇高級車種,記得去年首次參加鐵人三項時前輩有提到,三種項目唯獨自行車可用金錢來彌補,技不如人又不想累死自己的話那就多砸點錢吧。胡思亂想了一陣,我瞥見路邊的指標為 0.5。什麼!我騎到快岔氣才爬了 0.5 公里?全程的二十分之一!?

一路內心反覆糾結,好不容易來到半途「潭南村」。原住民小朋友不理會嘉隆,全都圍到我身旁大聲幫我加油。

「不加油了不加油了,」我喘著大氣,「阿姨要休息一下了。」

「阿姨妳好遜喔,前面那位哥哥還可以吹口哨耶。」小朋友的率直真是讓我哭笑不得。

潭南村為原住民部落,整個村莊建於山坡上,就像陡峭的九份。嘉隆說有個特別的景點要帶我去瞧瞧,而唯一的一條路是條約三十度的陡坡,無窮無盡地延伸向上,我驚恐地瞪大了雙眼。

「好啦,妳車丟在這,用走的好了。」他妥協。

這段路陡峭無比,連用走的都很痛苦,我面露猙獰,並納悶著為什麼沒有好心的原住民願意用機車載我一程?終點是一座天主教堂,不似一般老用紅色鐵皮搭建的深山教堂,這座天主堂深灰色的色調典雅寧靜,我瞬間忘卻爬坡帶來的痛苦。寬敞的腹地可供村民集會,更特別的是,我竟在此見到了擁抱世人的基督救世主雕像─如同耶穌基督從里約至高點照看著巴西子民般。我雖是拿香拜拜的,但在南投山中看到這座眷顧潭南村民的神像,心中霎時流過一陣暖呼呼的感動。

離開潭南村之後,痛苦的爬坡仍未結束,我漸漸被嘉隆甩在後方。我索性放棄追趕他的念頭,轉而慢慢欣賞路邊許多用石板堆疊的建物,這些灰黑色的石板是布農族的傳統建材。這條產業道路的車子不多,路況極佳,較需要留心的是路邊精壯的土狗,牠們會用不友善的狂吠來跟你打招呼。

終於,寫著「信義鄉潭南村」幾個字的牌坊出現了,再往前不遠就會接上環湖公路台 21 甲,右手邊的轉角處是當地人俗稱的「便所邊」,我抖著腿到公廁梳洗一番。「這裡就是伊達邵,」嘉隆遞了瓶水給我,我手軟腳軟,連瓶蓋都璇不開。「恭喜妳呀,已經完成大半路段了!」

接下來只剩 10 公里就可回到水社遊客服務中心,最恐怖的路段已經過去,即便前往文武廟前還有一段上坡,我也可以輕鬆應對。只可惜這段逆時針騎回終點的旅程,潭水都在對向車道的下方,新的高架自行車道尚未完工,我只能對望興嘆。回到遊客中心後,我馬上衝進淋浴間,非得擺脫這身狼狽才願意拍攝環潭證書的照片。

我手拿證書,啜飲著日月潭紅茶,開心地和其他店員分享沿途心情,這時嘉隆走過來,說:「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帶妳騎上貓囒山看日出!」我聽了,滿嘴紅茶全噴了出來。

 

每年1至2月早上7點半左右,在落木大道上能遇到最佳打光師,太陽。但過了3月,陽光角度就沒有那麼完美了。

 

ROUTE 4 欣賞「偽」高海拔雲海

貓囒山步道→茶改場→日月潭氣象站

長度:約 3 公里

坡度:★★★★★★ 超級陡

時間:約 150 分鐘

注意:要是忘了帶肌樂,山下有藥局。

 

隔天早上 5 點,我很想一覺睡到太陽曬屁股。看著起大霧的街道,納悶著這種天氣能騎車嗎?

「你們出發沒?」我們的攝影師林育德打電話來催了,「我人在平台,動作快一點,不然來不及了!」林育德是頭社村活盆地人,是熱愛攝影的警察,許多日月潭風景管理處的照片都出自他之手。他知道哪個季節的太陽角度,配合樹影可產生最棒的組合;也知道幾點該去哪裡拍,或不該去哪裡拍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怕被開罰單,我從來不敢跟他討價還價。

我、嘉隆和民宿小老闆林嘉賢趕緊踏著晨霧出發了。離開水社遊客中心,往向山方向出發,只要五百公尺,還不到龍鳳宮的右手邊可見到「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茶業改良場魚池分場」字樣,車輛管制進出,可以單車或徒步進入。順著緩坡往上約一公里會見到管制區,左手邊有個階梯步道,請將單車上肩,爬上去吧。此時 7 點,周遭已漸明亮,爬上二十公尺長的階梯後繼續向前騎,會有一段沒鋪柏油的棧道,滿是落葉相當詩意。不知道是我扛單車爬階梯,還是因為怕錯過日出而腳步加快,抑或是這步道真的很陡?到達觀景台時我已氣喘吁吁,連話都說不清。

嚴格說來,我們並沒有爬得太高,但台 21 甲及湖面上的瀰漫霧氣,從貓囒山平台望下去,全成了一片雲海。這時,太陽從山頭冒出,我見到這樣的好天氣簡直樂不可支!「現在若身在水社壩,一定覺得今天天氣糟透了。」林育德笑著說,「就因為霧還沒散,我們才有雲海可看。」

雲海在我們觸手可及處翻騰,偶爾煙消雲散,讓日月潭露臉,卻又迅速地以霧氣包圍身在觀景平台的我們。暖和的陽光散滿一身,但同時卻被能見度只剩十米的雲霧擁抱。一夥人笑得開心,要不是還得往前進,我差點忘了前一天環潭所帶來的肌肉痠痛。

沿途的植物生態皆為中低海拔的原始闊葉林、茶樹、錫蘭橄欖樹等,及中海拔針闊葉混合林所成之樹蔭。左手邊是林木蒼鬱的山壁,右手邊則是一顆顆樹幹朝著山壁彎曲,恰似綠色隧道般包裹著人影,橘紅色的陽光自縫隙間灑下,讓我完全忘卻早起的不甘。再往上走去,路旁有一排壯碩的錫蘭橄欖樹,紅色的枯葉落滿路面;筆直挺拔的台灣杉林,配上一路蟲鳴鳥啼,美不勝收。

不過歡愉總是短暫。大腿肌肉提醒了我,此處坡度明顯變陡。再加上太陽似乎清醒了,先前恰似賴床少女的晨曦,轉眼已變成灌下咖啡蓄勢待發的上班族。陽光刺眼,大腿刺痛,汗珠大顆大顆地滾落。我不願下來牽車,就這樣昏昏沉沉地一路踩踏上去。

「這裡就是貓囒山茶改場了,」阿賢停下來看著臉色慘白的我,「茶改場是台灣阿薩姆紅茶的故鄉,自日據時期就開始試種研發至今。」兩側茶園雖然禁止進入,卻藏不住梯田茶園的翠綠與清香。貓囒山老欉紅茶是台灣僅有之特色紅茶,是極為特殊之珍品,沖泡後嘗起來餘韻無窮並散發出淡淡的花香,極適合單獨沖泡品嘗。

再往前沒多遠終於來到此行的終點,日月潭氣象站。它是台灣四座高山氣象站之一,其他三處分別是玉山、阿里山以及陽明山竹子湖,站在這裡可以遠眺九份二山和集集大山。我抖著腿下車,欣賞這整趟旅程最經典的畫面,就像是明信片跳出框般地令人熟悉。在我看來,無論你看過多少張攝影得獎作品,但最美的廣角鏡頭,唯有自己的雙眼。

 

【更多騎遊日月潭的路線探祕,請參閱《孤獨星球》Issue29 (2014年3月號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