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何韋毅;攝影/翁子恒】

 

 

鰲鼓溼地千島湖,圖為大白鷺。

分享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之前台塑曾經相中鰲鼓,想在這裡蓋六輕,還好那時候大家反對,沒有蓋成,不然……」說到二十多年前的家園危機,神情一派輕鬆的蔡淑麗故意做出餘悸猶存的誇張表情。

 

民國62年,台塑向政府提出申請興建輕油裂解廠的計畫,計畫斡旋了十多年,75年終於獲准興建。這個在台灣排序第六的煉油廠,又經歷了五年時間選址:宜蘭利澤、桃園觀音、雲林台西……最後落腳雲林麥寮,而嘉義的鰲鼓溼地,也曾經在這份名單內。「你看看,要是蓋了工廠,不要說溼地裡的動物,連我們人類可能都住不下去了。」

 

淑麗是鰲鼓溼地以及四股社區的導覽員,也是溼地裡的「生物」一員,從她的外公開始,一家子便定居在四股。後來,嫁出去的淑麗想念這塊土地,於是又搬回這個人口外流嚴重的小社區,她笑說,「我把老公帶回來,讓這裡的人口多一點。」如今若有人要認識鰲鼓溼地,她也會建議:從四股社區開始。

 

民國50年以前的鰲鼓溼地還是一片海洋,離海岸線非常近的四股聚落,幾乎是出大門,幾步路就到了海邊。當時聚落裡的居民大多為台糖雇來種植作物的農工,所以這片土地又被稱作「海尾農場」。社區裡的老人家回憶,「我們白天替台糖做工,晚上到海邊抓魚加菜,有時候還可以抓到價格很好的土龍貼補家用。」生活雖然不富裕,但樂業安居。

 

海洋如何變成溼地?鰲鼓人都知道,這是個「美麗的錯誤」。民國53年,政府為了增加農地面積,決定打造一條十公里的海堤,把北港溪與六腳大排間約1,030公頃的海域圍起來造陸,並交給台糖發展農牧業,於是四股聚落外的海洋,變成一塊塊一百乘四百公尺、整齊劃一的甘蔗田。

 

大約72年開始,沿海地層下陷的問題日益嚴重,加上颱風導致海水越堤,淹沒了近三百頃土地,這塊海埔新生地面臨了溼地化、不易利用的問題,卻意外吸引候鳥棲息;另一方面,也由於進口砂糖比種植甘蔗更符合經濟效益,於是台糖開始放手,慢慢把土地的管轄權交還大自然,並配合農委會的平地造林計畫,打造了豐富的生態系統;98年,這塊溼地在農委會的劃設下,成為鰲鼓溼地森林園區。

 

淑麗糾正我在網路上查到的一項資訊,「鰲鼓溼地不是台灣最大的溼地,那只是為了增加曝光而喊出來的口號,不是不是。」「不過,這裡絕對是很有特色的溼地。」成為溼地以後的鰲鼓,擁有水澤、沙洲、草澤、森林等多種地貌,也吸引了許多動物前來棲息,而候鳥是最大的賣點,也是劃設為森林園區前,就讓許多愛鳥人士驚艷的祕密基地。

 

其實,就在四、五年前,當地居民還沒有意識到家園有著豐富的生態,淑麗說,「那時候我們很好奇,怎麼會有那麼多人來賞鳥?一直在那裡盯著,看不膩嗎?」一直到社區裡的下楫國小四股分校因為人口外流嚴重而廢校,改建為自然生態館時,她們才意識到:「我們應該要保護溼地裡的這些鳥,而且還要創造讓遊客願意多停留的環境。」於是她們開始跟生態館以及野鳥學會接觸,學習認識這塊土地,學習做生態導覽,甚至邀請大學生及藝術家來參與社區營造,最重要的是,居民開始學習認識鳥類。淑麗笑說,「以前我看到海邊的鳥,只會說,『那是海鵝啦!海裡的鵝。』後來才知道,那是蒼鷺。」

 

 

四股居民近幾年積極投入社區營造。

分享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台灣的鳥類大概600多種,在鰲鼓溼地就可以看到250多種,是全台最多的地方呢,」我們開著車,打算從北堤一路往南繞溼地一圈,「而且,鐵鳥下鐵蛋的畫面也是其他溼地看不到的呢!」「鐵鳥?」「哈哈!F16啦!北堤外海是空軍的試射區,所以這裡常常可以看到F16試射飛彈。」

 

淑麗帶我走上海堤,遞來望遠鏡,要我往海面找找,果然,遙遠的海面上立著一排大型靶架, 靶面寫著1、2、3、4……「那就是F16試射飛彈的靶。」挑對時間,在圍堤上就可以近距離看見F16練習打靶,的確「很有特色」。

 

繞過北堤,沿著堤岸邊的道路南行,景觀從紅樹林或防風林開展為寬闊的水澤,路邊開始出現賞鳥亭。我們跟著淑麗躲進賞鳥亭,遠窺水澤裡的鳥類,果不其然,已經出現前來度冬或過境的候鳥了。

 

「你看你看,那是今年打頭陣的鸕鶿,去年這裡來了三、四千隻,數量是全台灣本島最多。」「那是高蹺鴴,黑色和白色的身體,長長的紅腳,我們都叫牠長腿姊姊,或是鳥類的林志玲。」「你看,那是大杓鷸。」「不知道今天看不看得到環頸雉……」「那是埃及聖䴉,牠們原本不是台灣的鳥類,是因為另外一個美麗的錯誤而定居在台灣……」熱情的淑麗一會兒興奮得大聲招呼著我,一會兒又壓低聲音,怕驚擾了湖畔旁嬌客。

 

接下來的路線,就沿著海堤以及溼地的水澤之間行進,有時候是大片水域,有時候是沙洲、草澤穿插錯落,也有早期人工開發的田埂遺跡在水波中隱現,最後在結尾等著我的,是一片被稱作「千島湖」的草澤,水波粼粼,大白鷺在碧綠的草澤上緩緩的移動著,我下了車,體會靜謐之下勃發的生氣。

 

10月初打頭陣的東北季風還不算非常猛烈,但已為鰲鼓溼地捎來數量足以讓我們大開眼界的候鳥,淑麗告訴我,「等過陣子,這裡說多熱鬧就有多熱鬧,但東北季風也很強。」她才剛說完,這會兒又把眼睛靠近望遠鏡,搜尋著遠在幾百公尺之外的沙洲,心心念念著有沒有提早報到的黑面琵鷺?「好險,當初我們的反對是正確的,沒讓六輕蓋在這裡。」

 

何韋毅是《孤獨星球》雜誌資深編輯。

 

【更多這塊海上黑森林的故事,請參閱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第37期(2014年11月號)。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。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