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何韋毅;攝影/Juan Yi Ching】

 

 

許珠鳳阿嬤採集濱海食材的技術一流。

 

洋藍色豐饒 潮間帶巾幗

 

若要真要為東海岸挑點毛病,大概是潑辣的炙人陽光了。照在身上彷彿砂紙般緩緩刮著皮膚,那可是紮紮實實的痛感。

 

一個萬里無雲的上午,我乖乖戴上斗笠面罩,手繫運動袖套,腳踩雨鞋,儼然海女的裝扮,走在冒著熱氣的石梯坪風景區,領著我的,是一樣把身體包得密實的許珠鳳阿嬤,以及在部落裡擔任母語教學的口譯老師撒庫瑪(蕭清秀)。

 

「許珠鳳是我們部落裡最會採集濱海食材的女性,同樣的時間,其他人採一袋螺貝,她可以採個三袋。」「在我們阿美族族語裡,會說她是有蛋蛋的女人,這是稱讚喔!是說這位女性不輸給男人。」在部落由男性主事生產,重視勤奮與生產力的觀念裡,撒庫瑪老師言語中都是對她的讚揚。

 

我們在逐漸湧進觀光客的單面山旁,順著潮間帶往海岸線走著,待許珠鳳阿嬤選好定點,採集食材的工作便要開始。潮間帶上偶爾有些自成系統的水坑,裡頭有著豐富的海草與魚類,就像自給自足的魚缸一樣令人著迷,我開始好奇,在這個熱門的濱海風景區究竟藏著什麼樣的食材?

 

阿嬤和撒庫瑪老師面對海洋,手端著裝了米酒的塑膠杯,口裡念念有詞。祈禱,是許多族人在上山下海前的儀式,只是祈禱的內容與對象因人而異,她說,「我會向海神祈禱,也跟父母親打招呼,請祂們保佑我平安豐收。」

 

雖然阿嬤從小就把海洋當成自家泳池,但真正開始在海邊採集,是在結婚以後。說來有趣,或許是海神特別眷顧,送給了阿嬤絕佳的耐力與眼力,才讓她成為部落婦女採集食材的翹楚。走沒幾步路,阿嬤便往地面指了指,彎下腰,拿起帶著倒鉤的鐵棒一敲,碎裂的聲音傳來,原來是個在岩石間掩藏得很好的貝殼,她又敲了幾下,把貝殼鑿開了洞,倒鉤靈巧順勢挖出一顆小小的灰色物體,「竟然有蚵仔!」當我像還像個土包子般驚呼時,阿嬤已把第一個收穫遞過來要我嘗嘗─口感滑嫩,海水淡淡的鹹是最好的調味,直至入喉,毫無腥味。

 

6月是海膽開始產卵的季節,於是,我很快的又得到了一顆紫黑色、表面帶著棘刺的海膽,這是阿嬤從礁岩石縫或石洞裡勾出來的,我拿起原子筆筆蓋,把硬殼內的卵挖出來,小口吃著。比起蚵仔,新鮮的海膽口感更為綿密。「最好的時間是最低退潮點,或準備漲潮的時刻,」選好時間,便容易找到薄石鱉或笠螺這類會移動的螺貝類,「而且越靠近低潮線越大顆。」

 

眼力極好的珠鳳阿嬤又挖出了許多笠螺以及薄石鱉,全都是部落習慣入菜的食材。或許是被滿滿的收穫鼓舞,我興致高昂地借了工具,打算看看自己的生產力如何。然而站沒多久,才發現在海邊採集食材,除了需要好眼力,還需要好腰力以及耐熱力,不過十多分鐘,我已熱到頭眼昏花,放棄挑戰部落最強女性的念頭。

 

撒庫瑪老師告訴我,早期部落的人們到海邊,常會帶著鍋子以及麥飯石,在岸邊找個坑洞,用漂流木把麥飯石燒紅,再把採集到的食材和石頭一起丟進鍋裡,「這是最原始的海洋石頭火鍋。」

 

我以為,部落裡的人們在面對大海時,會有許多禁忌,然而阿嬤僅是簡單扼要的說:「不要背對著海洋,海神會覺得你不尊敬祂,會不高興。」對此,撒庫瑪老師補充,「還有一個原因:我們永遠不知道哪時候會有大浪打上來。」

 

何韋毅是《孤獨星球》雜誌資深編輯。

 

【更多港口部落的智慧和好滋味,請參閱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第34期(2014年8月號)。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。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