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馬修.佛特(Matthew Fort);翻譯/呂奕欣】

 

 

薩丁尼亞依山傍海的地理環境,造就出獨特的飲食文化, 而在東岸的格洛利策灣(Cala Goloritze),可同時品嘗到山珍與海味。

 

我們來到薩丁尼亞東北岸的奧比亞(Olbia)上空,飛機穿過雲層準備降落,機翼開始傾斜。左下方的地中海宛如深藍色的大桌布,海面上是點點漁舟。數世紀以來,漁人在此打魚,扇形的海岸線上遍布許多海灣,漁人會將漁獲送往岸邊星羅棋布的港口。

 

沒多久,我們飛過東邊的蘇普拉蒙提山區(Supramonte),放眼望去,是如鯊魚鰭般銳利的山稜線。在山中的某處,牧羊人看守著綿羊或山羊群,他們代代相傳,過著孤獨而辛苦的日子。

 

薩丁尼亞是義大利的第二大島,歷史上寫滿征服與占領的篇章。西元前 1800年,神祕的努拉格人(Nuraghic)來到這裡,之後腓尼基人、迦太基人、羅馬人、日耳曼汪達爾人(Germanic Vandal)、拜占庭人、比薩人、熱內亞人、西班牙人輪番前來,直到 1861年與義大利統一。這座位於地中海的島嶼面積廣大,戰略地位重要,引起眾多外來強權的覬覦,然而薩丁尼亞的地勢特性與島民獨立的精神,宣告此處絕不是個乖順的殖民地。時至今日,薩丁尼亞的食物與方言,依然可看出強烈的個性。

 

漁夫與牧羊人各司其職,各有收獲,薩丁尼亞的飲食文化也因而獨樹一格:「山珍」與「海味」涇渭分明,海邊居民吃燉魚,山上人家吃烤肉,幾乎沒有交集。區域、地勢與傳統造成的飲食差異,是薩丁尼亞人引以為傲的特色。在探索薩丁尼亞地景風貌的同時,也能趁機品嘗風情迥異的各地料理,誰能抵擋此等誘惑?我肯定做不到。

 

清晨五點,老當益壯的小船「雀鷹號」發動引擎,精神抖擻地噗噗響。此刻的維拉西繆斯港(Villasimius)尚籠罩在一片黑暗中。這座城市位於島嶼南端的首府卡利亞里(Cagliari)東邊 32公里,曾與薩丁尼亞海岸的眾多小漁村差不多,然而維城是個有天然屏障的港口,地理優勢引來富人的遊艇與觀光客的車流,帶動觀光業蓬勃發展幾艘船隻透出的燈光猶如銀絲帶,照得漆黑海水波光粼粼。雖然雀鷹號的引擎轟隆,但我仍聽得見蟋蟀發出高亢的蟲鳴,像在彈奏齊特琴(注1)。

 

漁夫席維利歐.山多羅(Silverio Sandolo)讓雀鷹號倒退到清澈的水面上,行經尚在睡夢中的大郵輪、小遊艇及其他漁船,在沁涼微風陣陣吹拂下,漸漸駛離港口安全的懷抱。席維利歐沿著海岸往東前進,現在僅能靠著岸上一個個光點,隱約看出陸地所在。

 

目前在維拉西繆斯港外捕魚的漁夫約有10名,席維利歐是其中之一。他們將漁獲賣到卡利亞里的魚市場及岸邊城鎮的餐廳。廚師們則以各式佳餚讓數百年來的傳統熠熠生輝,如焗烤淡菜、滷鯷魚、章魚沙拉、油炸海葵、明蝦佐義大利白腰豆、龍蝦扁麵;一流的食材讓這些菜餚綻放出令人垂涎的光采。

 

初道曙光大約在六點乍現,海天交界出現了一道明亮的橫線。雀鷹號以穩定的速度朝賽本特拉島(Isola Serpentara)前進,那是席維利歐最喜歡的漁場,另一艘船的漁火在黑暗中往右遠離。隨著旭日東升,海面的顏色跟著千變萬化。原本明亮的星光黯淡了,天空變成粉紅色、橘色與杏桃黃,之後又轉為淡淡的灰藍。

注1: Zither,類似古箏的彈撥樂器,常見於斯洛維尼亞、奧地利、匈牙利、南德等地區,可以撥彈跟敲擊,音色優美柔和。

 

※ 延伸閱讀:
‧ 加勒比海海盜傳奇──巴拿馬

 

完整內容請見《孤獨星球》Issue21(2013年7月號)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