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羅夫‧史密斯(Roff Smith);譯/張芸慎】

 

叢林裡的氣氛總是有點詭譎。空氣蒸騰而溼黏,難以呼吸,遠處更傳來隆隆雷聲,為陰暗、古老的羊腸小徑增添不少毛骨悚然的戲劇效果。樹頂上,嘯猴(Howler monkey)盪來盪去,色彩鮮豔的鸚鵡掠過枝條,躁動著;下方的雨林中,水氣不停流動循環,滋養、孕育了各式各樣的生命。

 

若再把視角放得更低,能看見探險者的腳邊,有一條年幼的矛頭蝮(注1)滑進樹根窟窿中,躲在腐葉的蔽護之下,向外窺視著。樹冠層上頭常是雷電交加。但偶爾會出現一段平靜時刻,陽光從茂密枝葉的縫隙中撒下,穿過糾結的藤蔓,形成一片帶有復古色調的光霧,照耀在小徑旁的苔石上。

 

叢林茂密的闊葉和粗大的木棉樹幹建構出如畫般的景色,是在鍍金邊的古老書冊中才看得見的景色。只要再加上傳奇插畫家如霍華德派爾(注2)或魏斯(注3)筆下的經典角色,像是幾個頭戴巨大帽子、身穿閃亮護甲的海盜人物和西班牙征服者在其中,就彷彿翻開一本充滿蛇、叢林和印加寶藏的探險故事。也許,真有這麼一個關於海盜的探險故事。

 

望向對岸,是先進的大都會巴拿馬市;此岸,是位於舊城區(Casco Viejo)的港灣,昔日西班牙殖民帝國要塞。

 

傳說中,巴拿馬地峽沿岸長達11公里的「十字路」(Camino de Cruces),是加勒比海盜埋藏西班牙寶藏的地方;而歷史上,在海盜橫行的地理大發現時期,巴拿馬更是一樁令人瞠目結舌的劫掠傳奇上演的舞台。那是西元1671年,英國海盜亨利‧摩根(Henry Morgan)攻陷巴拿馬城的故事。

 

摩根早就公諸世人他出兵巴拿馬的野心,卻沒有人把它當作一回事。當時,想要成功攻入這個西班牙殖民帝國數一數二富裕的港口,必須航行110公里,並經過疫病肆虐的叢林,就算是加勒比海上最強悍的船長,又帶領著一班殺人不眨眼的水手,機會依然微乎其微。這個事件,可說是巴拿馬總督一手造成的。

 

西元1668年,摩根攻入波多貝洛港(Portobelo),以居民的性命要脅,向總督要求34萬披索(約77萬台幣)的贖金。如果總督不願付錢,他便要把整個城鎮放火給燒了。但是巴拿馬總督身為一個「高尚、氣派」的西班牙人,輕蔑地拒絕了;他說自己不習慣和「劣等人」往來,還說摩根是低等的「海盜」。

 

沒有人敢稱呼摩根為海盜。摩根船長偏好被稱為「武裝民船」船長,這可比普通海盜體面得多。武裝民船的船長持有由英國皇室頒發的「逮捕特許證」,擁有官方許可,可以去騷擾、劫掠任何「皇室」的敵人;也就是說,摩根船長持有十七世紀的殺人執照。

 

總督大人終究還是為波多貝洛港湊出足夠的贖金,但摩根不肯輕易善罷甘休。西元1671年,這個易怒的武裝船長把威脅付諸行動。他從海盜猖獗的西印度群島集結了38艘船、號召超過2,000名來自英國、法國、荷蘭的「海盜」(注4)共襄盛舉;放眼望去,幾乎全加勒比海致力於掠奪西班牙財富的海盜都參加了。這支大軍的目的地,是西班牙殖民帝國在美洲大陸上最富庶的城市─巴拿馬城。

 

海盜大軍來勢洶洶,登陸後隨即攻陷臨近加勒比海的聖羅倫索碉堡(SanLorenzo),接著乘船順查格雷斯河(注5) 而上,洗劫途經之地,並航向座落在靠近太平洋彼端,與世無爭的巴拿馬。每年,大批璀璨奪目的印加寶藏集結於此:來自秘魯的黃金與寶石,和採自玻利維亞波托西城(Potosi)礦山的銀─傳說中十七世紀西方世界純度最高、卻被西班牙人硬生生搬空的銀礦。

 

過去這些金銀財寶被成堆地送上船,從巴拿馬城的港口運回西班牙。我們似乎能夠預見,海盜大軍這次襲擊,成果將何其豐碩;只可惜,有人向總督通風報信,說海盜已經步步進逼。

 

結果,大部分的財寶都被運上大帆船,送往珍珠群島(Islas de las Perlas)藏了起來。珍珠群島是距巴拿馬灣50公里外,像珠寶一樣散落於海上的熱帶列島,共計有220個大大小小的島嶼。海盜要來的傳言引起居民莫大恐慌,所有人都想儘快逃離;而巴拿馬城裡所有付得起旅費的富商名流,亦紛紛逃往此處。

 

注1:譯注 fer-de-lance,原生於中南美洲的蟒蛇,毒性極強。

注2:譯注 Howard Pyle,美國知名插畫家,曾描繪羅賓漢及數篇海盜故事。

注3:譯注 NC Wyeth,美國知名插畫家,著作包括金銀島及無數其他作品。

注4:譯注 buccaneer,指十六世紀英國在背後支持的海盜,為了在不增加預算的前提下多些武力。

注5:譯注 Chagres River,橫跨巴拿馬地峽的大河

 

完整內容請見《孤獨星球》Issue17(2013年3月號)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