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撰文/何穎怡】

 

旅人都有廁所恐慌症。真的。我在大陸蹲過 N次恐怖的茅坑。在美國死谷被迫就地解決。在紐約憋著一泡尿卻遍尋不獲公廁,看到麥當勞的黃色大 M,簡直喜極而泣。在土耳其上過一次索價 25萬里拉(幣制改制前)的公廁,一位大嬸坐在門口,你一手交錢,她一手交貨,兩張薄薄的衛生紙,你說,我自己有帶衛生紙,可以不給錢嗎?不行!那我給錢,你不要給我衛生紙,去把髒兮兮的馬桶刷一下,可以嗎?沒聽過!!!

 

最慘的經歷發生在香港赤臘角機場。那時它剛落成。女廁裡擺了個大水桶與水勺。字條上寫:「停水,請用桶內水沖馬桶。」我想好吧。機場新落成,小差錯難免。上完廁所出來,我剛拿起水勺,就進來一個清潔的歐巴桑,她說,水管修好了,不用水勺,直接按沖水按鈕就好。說完,她就走了。我回去廁所,按下按鈕,然後,嘩啦一聲,大便就從馬桶噴出來,濺了我一身。還還還──根本不是我的大便,我只有尿尿。

 

廁所裡只有烘手機。因此,我脫下裙子洗了又洗,然後在烘手機下面烘啊烘,那是計時烘手機,烘個 10秒就停,還是感應式,我只要裙子位置稍微偏離感應點,它就不烘。那次廁所,我足足上了 40幾分鐘,差點沒錯過飛機。

 

公廁是國家門面。管理是一門大學問。我理想中的公廁管理,應該如下結合:

 

1. iToilet:美國有個小知識分子影集叫 Curb Your Enthusiasm,演過某人狂想發明 iToilet發財,顧名思義,那是蘋果系列產品,告訴你陌生城市的公廁位置。如果有這個玩意兒,我的一位朋友也不必尿急到衝進紐約華爾道夫飯店上廁所,上完後,居然有穿西裝的侍者幫他撢頭皮屑,他只好掏出 5美元小費,好貴的如廁啊。

 

2. 德國式自動洗馬桶蓋:這是我在德國上女廁的經驗。上完,一按沖水,馬桶蓋就會自動轉彎洗清。是我到了今天仍無法理解的高科技。我有我老爸勒令我女兒拍攝的 DV為證。

 

3. 日本式脫鞋廁所:據說日本有個公廁,使用者進去必須脫鞋,因此,你為了自己的足底乾淨,必然會小心使用廁所。

 

4. 荷蘭式標靶便斗:荷蘭發明一種便斗,中間畫了一隻蒼蠅,小便時瞄準那隻蒼蠅,它會變色。據說,便斗裡的蒼蠅讓男士尿尿專注度高非常多,一心想淹死蒼蠅,省了不少清潔工。

 

荷蘭的蒼蠅便斗把小便變成遊戲,有廠商湊熱鬧賣起蒼蠅貼紙,消費者買回家就能享受荷蘭式如廁法。

 

5. 鼎泰豐廁所清潔制:去過信義路的鼎泰豐本店吧?你上完廁所,就有清潔工進去抹馬桶蓋,擦洗手檯,下一個客人才進去。那種門票貴到要死的觀光景點,都得拿出良心學鼎泰豐。

 

哦,最重要的一點,廁所要有隔間要有門。你說,多此一舉吧?我說,你上過大陸的公廁沒?我女兒小時的保母拿花雨傘遮屁股,還被人笑「這哪兒來的屁股這麼白,鐵定是台灣的。」

 

完整內容請見《孤獨星球》Issue16(2013年2月號)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《孤獨星球》國際中文版

《孤獨星球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